時事短打 揭恐怖豬油廠

0
871


工場內工人正徒手將污穢膠籃內的腥臭豬膏及內臟,拿至身後的火爐來燒煉豬油。

時事短打

揭恐怖豬油廠

台灣地溝油風波愈鬧愈大,本港陸續有油商及食肆受牽連,連在廣告中大踩地溝油的合興集團,原來也曾進口台灣強冠的「精煉配方豬油」。雖然目前只有美心證實曾購入有地溝油成分的「全統香豬油」,其他油商暫不涉及問題豬油,但恐慌仍像漣漪般陸續擴展開去,網絡上謠言四起,人心惶惶。
台灣傳媒更爆料,指責地溝油原料是來自香港及大陸,聲言香港豬油才是強冠香豬油的主力,製作時是用三分之二的香港劣質油,混入三分之一的台灣劣油。
本刊據此展開調查,發現香港原來的確有地下潲水油工廠存在及運作,表面上是工業用豬油,但員工卻承認,有不少本港麵包鋪購入這些恐怖豬油來製麵包,或售給走鬼檔煮食,黑心豬油原來一早佔據我們的腸胃。
地溝油之禍,根本是中港台三地,缺德商人聯合上演的一個悲劇,誰也別賴誰。

據台灣《自由時報》報導,有強冠前員工爆料,指加入地溝油的強冠,初期是向美國購買豬油,「油槽打開時真的很香」,後來因成本過高,改向香港等進口,但「那不是人吃的」!
而台灣食藥署證實,強冠油品有來自香港,根據強冠報關資料,今年進口豬油部分,確實有自香港進口兩批、共八十七噸,另也有自日本進口廿三批、共六十二噸。

香港山邊豬油廠


銀色四方鐵罐是用來盛裝批發給食店的豬油,而深紅色大圓桶則用來盛裝工業用豬油批發去外地。

香港食物安全中心醫生何玉賢也指出,該中心正跟進香港輸出劣質油事件,可惜至今並未聯絡上被懷疑的本地公司,故暫未能公布有關公司名稱及詳情。
但記者得到業內人士爆料,指新界區有大大小小的豬油提煉廠存在,這些油廠回收廢棄豬膏,然後再提煉成豬油,表面上聲稱是工業用豬油,但不少暗中有轉售給本地麵包店及食肆,只是一直無人監管而已。
在他的指引下,記者到新界幾處偏僻地方走一轉,便輕易發現了幾家地下豬油工場運作。上週五,記者來到錦綉花園及牛潭尾中間的橫平山南路,便發現一間沒有掛上公司名稱的山寨豬油工場,現場環境惡劣,蒼蠅滿布,臭氣熏天。
其中山寨豬油廠門口及路旁,擺滿沾有不潔豬肉的膠籃外,更引來大群蒼蠅在飛舞,場面有點像亂葬崗。記者和攝影師一邊揮動雙手驅趕蒼蠅,一邊隨惡臭氣味發出的方向行,卒之在工場內見到數個火爐正在燒煉豬油。

做麵包煮公仔麵


工人指經燒煉後的油渣是工業用及不能食用,但豬油卻會拿來賣給麵包店及熟食檔小販。

煉油的火爐烏黑不堪,已被多層污垢物厚厚包圍,爐頭又不時有污水溢出,加上惡臭使人膽戰心驚。此時記者碰到一位員工走來,於是主動表示,是來收購豬油。該員工初時表現冷淡,表示這些油是製來作工業用途,是不能食用,但當記者表示是熟人介紹,希望以平價入到豬油來焗麵包時,他即改變嘴臉。
豬油廠職員承認,這些豬油除了工業用和拿回大陸餵魚外,也有本地食店前來收購,甚至有走鬼檔小販買來煮公仔麵,也有拿來做油渣,附近一家麵包店也有買來做麵包。「肥豬肉去了層皮拿來炸,然後變成一條條豬油,都食得,用來做麵包。」他更指,這些批發給食肆的豬油叫「板油」,賣相比其他豬油較靚,而且會一罐罐放置在冷房,如果是工業用豬油,則是一大桶盛載。
他表示,如記者要入貨就要找老闆談詳情,「老闆今日無返,你打俾佢啦,起初以為你要渣,渣就唔食得,油就可以,買『板油』啦,一罐罐嘅,係炸出嚟,好睇好多,呢啲罐裝油,好多人用嚟做麵包,我哋都係交俾人,如果你方便,你聽日一點再來啦……。」

黑豬油禁之不絕

工查詢,另一名員工顯得較警惕,堅稱這裡所有豬油都是工業用不能食用,更反問記者是誰介紹來。翌日記者再到該工場查詢,之前承認賣油給食店的員工態度開始轉變,除了神色慌張外,亦不斷着記者找老闆傾,對於公司名稱及公司電話也不肯透露,「我唔知咁多,你同老細傾啦……」之後更驅趕記者離開。
據知,這些豬油廠一般只領有工業提煉油牌照,所製產品不能夠作為食用,但部分豬油廠都會私自轉售給食店圖利,價錢也比正規食用豬油便宜很多。本刊○五年也曾踢爆過,元朗一山邊豬油廠非法售賣工業豬油給附近的多間麵包店,事件曝光後該豬油廠已倒閉,但附近又再開了新的煉油廠,政府也一直沒有新的規管政策和跟進。在元朗合益和大橋街市,就有兩、三個「豬油佬」向豬肉檔收集肥豬膏,全是免費。檔主也聽聞炸出的豬油不但供應麵包鋪,甚至出口。
目前香港所用豬油中,以荷蘭豬油最貴,大約每公斤十九至二十元,而台灣豬油每公斤十二至十三元,本地黑心豬油則最便宜,可低至幾元一公斤。
據本地一名豬油商阿祖表示,其實要防範地溝油及劣質食油,根本是防不勝防,「你哋留意吓台灣新聞報導,今次送檢已經精煉好嘅豬油,係完全合乎安全檢測,只係地溝油廠原始油檢測先唔合格,台灣政府以合理推斷嚟封殺精煉好嘅成品豬油,咁即係話,如果唔知或搵唔到劣質嘅原料油出嚟,根本無方法對付無良油商。」
換言之,任何劣質豬油經油廠再精煉後,都可合乎安全檢測,阿祖說將之視為「茶膽」便可以,因經過脫膠、脫酸、脫色、脫蠟、脫臭等步驟後,出來的精煉油品質較高及存放時間更長,作為油商溝出其他成品油的「油膽」。
黑心商人賺大錢,政府監管無力,只有市民無辜吃進口中,成為終極受害者。


工場內衞生環境惡劣,污水滿地流,而油渣(左深啡色)又隨處亂放,導致蚊蟲滋生。

○五年九月本刊曾踢爆過元朗毒豬油工場,事隔九年仍有毒豬油廠運作,毒豬油更演變成禍害中港台三地事件,政府監管不力,毒害了很多人的健康。

撰文:艾馬、程志康
攝影:王晴、田俊

anyShare分享到: